返回
首页
登陆

第5章 胆大的实习生

第5章胆大的实习生

而刘主任神色一变,马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“叶皓轩是哪位专家?”苏芝冷着脸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院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而一边的刘主任上前喝道“胡闹,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实习生,实习期都没满,手术刀都没碰过,他怎么可能会做手术?”

刘主任也是内科一把手,所以今天也在场。

刘主任的话一出,在场的众人皆是面色一变。

冯致远喝道“黄院长,我的儿子伤的怎么样,怎么会是一个实习医生在做手术?难道贵院的医疗素质真的有那么高了?”

冯致远心中怒火丛生,他刚得到消息,儿子飙车出了车祸,而且伤得不轻,而医院竟然用一个实习生来为他儿子治疗,这让他无法接受。

而苏芝已经尖叫了起来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儿子怎么能用一个实习生来做手术,出了问题,你们医院赔得起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黄院长心里咯噔一下,心道坏了,里面那个叶皓轩是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不知道这情况有多严重吗,就算你有一百分把握,这手术也绝对不会轮到你去做的。

华老一沉吟说道“检查结果呢,也许贵公子伤了不是那么严重。”

李强连忙将检查结果拿了过来。

看着大大小小的十余张检查结果,华老越看脸色越难看。

检查结果显示冯少伤的极重,就算是他,在那么多的创伤下也只有两成把握做成功,而这实习医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,看来今天是要出事了。

“华老,怎么样?”冯致远问道。

华老微一犹豫要是别的人,他直接可以说让家属准备后事了,但眼前的人身份不一般。

他说道“这个……贵公子的伤势比较重,恐怕。”

冯长空的面色立时沉了下来。

苏芝尖叫道“那你还不赶快进去救我儿子,我们为医院捐赠那么多的医疗器械,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儿子的吗,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让你们全部下岗。”

华老的脸色不由得一沉,他是清源著名的医科专家,平日里就算领导见了也要给他几分薄面,说话也客客气气的,又什么时候受这种气?

而此时手术室的灯一闪,叶皓轩从里面走了出来,方才他为冯少渡气疗伤,着实耗损了不少真气。

他边走边说道“病人已经没有大碍,但没有脱离危险期,需要进一步观察,身上的银针暂时不要取下来吧。”

苏芝跑上前,就似一个波妇一般的尖叫“我儿子怎么样了,你又是什么东西,我儿子的身体金贵,你要是把他治出来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好看。”

叶皓轩的神色骤然变冷,方才伤者情况危急,要不是他竭力救治,恐怕现在早就死了。

虽然违反规定,但毕竟也救了一条人命,而这伤者的家属一通怒骂,让他心情极为不爽。

他说道“伤者已经没事了……”

“这样最好,不然的话我让你下半辈子去

监狱。”苏芝厉声对院长喝道“黄院长,这个人我不想在看到,让他滚出医院。”

相反冯致远倒有素养多了,只是冷冷的扫了叶皓轩一眼,便大步走进手术室,而一些医生跟随着华老走了进去。

“叶皓轩,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给病人做手术的,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,出了什么差错,你负责的起吗?你一个人死活没有关系,但不要连累了医院。”

刘主任厉声喝道。

叶皓轩冷声说道“病人已经没事了,有问题我担着,刘主任就不必操心了吧。”

刘主任冷笑道“没事?病人的情况华老出手都不见得能救得过来,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,也不怕大话闪了舌头?”

黄院长看到叶皓轩,怒道“不管你后台是谁,马上收拾东西滚蛋。”

叶皓轩的神色一冷道“要我走,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。”

黄院长喝道“就凭你没有医师资格就擅自给病人做手术。”

叶皓轩喝道“医者仁心,当时伤者命悬一线,我有把握把他治好。”

“你有把握?”黄院长怒喝道“就算你有一百成把握,这个手术也轮不到你做,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,有什么资格进手术室?马上滚,不处理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。”

叶皓轩冷冷一笑,取出胸口的实习医生牌子,重重的甩在地上喝道“医者仁心,我行医救人不求有功,但求问心无愧,你这等唯利是图的医院,老子不稀罕留在这里。”

叶皓轩说完,大步离开。

“你……”院长直气得混身哆嗦。

而在手术室中,看着仪器上显示各项指标稳定的伤者,华老惊得目瞪口呆。

病人的呼吸平稳,面色红润,生命已经基本稳定。

病人的双腿上用夹板固定,骨骼平整,显然是已经接好,这让华老有些不可思议,要知道,这可是粉碎性骨折啊。

而且病人呼吸没有杂音,显然是肺叶处的碎骨已经取出,华老却不知道叶皓轩是用什么方法把肺叶处的碎骨取出的。

“怎么样了?”

见华老检查完毕,一言不发,冯致远心中一紧。

华老说道“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,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,刚才那实习医生,不简单。”

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苏芝急急的问道“那我儿子有没有大碍?会不会留下后遗症?”

华老沉吟一下说道“看各处伤情处理的极为合理,而且手法不一般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。”

“应该?”苏芝的神色立时变了,她尖叫道“我要的是一个准确的说法。”

华老说道“伤者之前伤势太重,病情又是千变万化,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。”

“观察?观察什么?我们每年往医院捐上千万,难道就养了你们这群只吃干饭的医生,我现在就要结果。”

苏芝尖酸刻薄的尖叫。

华老的脸立时阴沉了下来,想他骨科专家,泰斗般的人物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。

  

  

【继续阅读】
继续阅读。请点击【下一章】